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渤海之滨桂花园

——面向大海 敞开心扉

 
 
 

日志

 
 

《茶人三部曲》  

2013-06-01 17:21:04|  分类: 学习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茶人三部曲》是王旭烽王旭烽,1955年生于杭州,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理事创作的中国第一部写茶文化的系列长篇小说。获得了中国长篇小说的顶级大奖──第五届“茅盾文学奖”。这部小说以绿茶之都杭州的忘忧茶庄主人杭九斋家族四代人起伏跌宕的命运变化为主线,塑造了杭天醉、杭嘉和、赵寄客、沈绿爱等各具不同社会意义和艺术光彩的人物形象,展现了在忧患深重的人生道路上坚忍负重、荡污涤垢、流血牺牲仍挣扎前行的杭州茶人的气质和风神,寄寓着中华民族求生存、求发展的坚毅精神和酷爱自由、向往光明的理想倾向。茶的青烟、血的蒸气、心的碰撞、爱的纠缠,彼此交织;世纪风云、杭城史影、茶业兴衰、茶人情致,相互映带,勾画出一部近、现代史上的中国茶人的命运长卷。

  《南方有嘉木》是三部曲的第一部:一公元1793年,东方中国,一位被称为乾隆的皇帝已在位五十八年。这年9月,是他八十三岁诞辰,万寿无疆的颂歌,在他的王士与庙堂响彻云霄。此前整整一年,西方大英帝国以祝寿为名,派遣由前驻俄大使马嘎尔尼率领的外交使团出使中国,以图真正意义上的近代首次东西方大帝国相会。使团全部费用,由东印度公司承担公元1600年成立的英国东印度公司,于1664年把从中国进口的一筒两磅两盎司的茶叶,作为贵重礼品献给英王——英国直接进口中国茶叶的历史自此开始。1785年,英国进口华茶已达一千零五十磅。 英国文学家迪斯拉利评之曰:茶颇似真理的发现,始则被怀疑,……最后乃获胜利。东方神秘绿叶在英伦三岛的传奇,启发了东印度公司的思路。这是一个既拥有军队又贩卖茶叶的公司,它一手握着剑,一手拿着帐簿。此时,它产生了一种两全其美的梦想,将华茶移植殖民地印度。正是这种关于茶的梦想,把东印度公司和马嘎尔尼,送上了同一条驶向大清王朝国土的舰船。 

  《不夜之侯》是三部曲的第二部:忘忧茶庄的传人杭九斋是清末江南的一位茶商,风流儒雅,却不好理财治业,最终死在烟花女子的烟榻上。下一代茶人叫杭天醉,生长在封建王朝彻底崩溃与民国诞生的时代,他身上始终交错着颓唐与奋发的矛盾。有学问,有才气,有激情,也有抱负,但却优柔寡断,爱男友,爱妻子,爱小妾,爱子女……最终“爱”得茫然若失,不得已向佛门逃遁。 

  《筑草为》是三部曲的第三部:1966年至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深深冲击了茶叶世家的生活。世界很大又很小,兩個有著深厚歷史淵源的家族後代又撞到了一起,善良與愚昧,天真與邪惡,都以革命的面孔、狂熱的姿態投入運動。在面臨浩劫、蒙受災難的年代裡,茶人保持了他們的堅忍品格,並仍繼以對茶業的追求。茶支撐他們走過漫漫長夜,迎向一個新的時代。那年春夏之交,正值新茶上市,城裡人買茶雖然還要憑票限量,但沿街茶店終於出現一些好茶,郊外山坡茶蓬,也重新有鳥兒鑽入茶心啼鳴。看來,茶事終於從八年前的元氣大傷中走出。人們開始暗暗渴望,在四清和社教之餘,能有自己的點滴時間,用於品飲生活。須知,一些古老的傳統依舊潛在地左右著中國人隱藏很深的生活習性,誠如茶聖陸羽所言:飛禽、走獸和人類,都生活在天地之間,依靠飲食維持生命活動,飲的現實意義是多麼深遠啊! 而一場狂颶般曠日持久的運動,就在這時醞釀爆……

  《茶人三部曲》毫不含糊躲闪地将忘忧茶庄的人物故事,置于中国近现代史的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的漩涡之中。从太平天国起义、百日维新、义和团运动、辛亥革命、“五四”运动、第一次大革命到抗日战争,顺流而下,清晰准确。在小说的前台演出的,主要的并不是站在历史潮头的革命者的英雄故事,而是被历史潮头摔打、裹挟的带着天然的软弱性的茶人们,他们的行动是动摇的,眼光是迷茫的,灵魂是哀伤的,因袭是沉重的。但是,在他们的身旁和身后,看得见、听得到一股奔腾激荡、呼啸前行的历史巨流,读得出中国人民用鲜血写出的革命史诗的铿锵声韵。即使是离革命很远的忘忧茶庄传人们,在他们冲淡清雅的茶人生涯中,也难免有被革命的风涛波及、渍染的时候;他们的命运曲线,或远或近、或疏或密地织入了历史运行的主线之中。茶的袅袅青烟里,有志士的血痕,搏战的铁光;茶的悠悠逸闻中,有民族的节操,自由的精魂。这一切都显示了小说主题的历史深度和时代趋向。

在小说的纷繁众多的人物队列里,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的人物,不仅有杭九斋、杭天醉、杭嘉这样的茶庄传人;也有林藕初、沈绿爱、杭嘉草这样睿智、激情和义勇的女性形象。不仅有赵寄客、杭嘉平、杭汉这样的江湖侠士、革命飘泊者、血性男儿;也有沈绿村、李飞黄、杭嘉乔、小崛一郎这样的人类蝥贼、历史丑类。林林总总的人物之中,置于小说生活画面中心的杭天醉、杭嘉这两个人物,塑造得尤为成功。杭天醉那种在特定历史契机中喷发的激情、浪漫和勇气与他陷入茶庄、家庭的负累之中无所作为的迷离景况;他那“不是我要‘这样活’而是‘这样活’找上了我的门”的无奈的嗟叹;他表面的洒脱恬淡和灵魂里的创痕隐痛;他在巨大的历史风暴袭来时气节上的凛然、言行上的激烈与革命退潮期中的沉沦、自戕所有这一切矛盾交缠的性格发展曲线,使这个集民族资产者与茶人于一身的人物,成了扪之可触、呼之欲出的纸上生灵。如此准确地把握住了杭天醉身上几乎是胎记一样的革命性、反抗性与动摇性、妥协性并存的两重性;又如此精微地捕捉住了他独特的血缘特征、文化特征、心理特征;并把两者艺术地浑融成一体,达到了普遍性和特殊性,艺术概括的深广度与艺术个性的完美度的统一。实在是这部小说在塑造典型人物方面一个鲜明的艺术特色。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