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渤海之滨桂花园

——面向大海 敞开心扉

 
 
 

日志

 
 

忘年之交  

2014-12-13 18:28:42|  分类: 古今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建安时期的祢衡15岁,年少有才,拜孔融为师。孔时已近40,和他相处融洽,结交为友。建安元年(196),曹***挟汉献帝东迁于许,许都逐渐成为中原地区的中心,曹操发布了《求贤令》,招纳人才,很多的才志之士纷纷赶来,希望获得建功立业、施展才华的机会。在这些纷至而来的才士中,有一个名为祢衡的青年,怀揣策文,自荆州而来,希图一展怀抱,成就人生的辉煌。

那时的祢衡才二十四岁,逸才飘举。孔融称其“淑质贞亮,英才卓荦。初涉艺文,升堂睹奥,目所一见,辄诵于口,耳所暂闻,不忘于心。性与道合,思若有神。弘羊心计,安世默识,以衡准之,诚不足怪。”还是在多年以前,“时衡未满二十,融已五十,敬衡才秀,共结殷勤,不能相违” ,孔融便与之有了尔汝之交。

年轻的祢衡颖悟过人,所见过目不忘。《祢衡别传》载其一事,云其曾与黄射过蔡邕墓,见其碑文。祢衡一过视之,叹之言好,记之于心。后日归章陵,黄射惋惜没有让人把碑文写下来。祢衡说:“吾虽一过,皆识,其中央第四行中石书磨灭两字,不分明,当是某字,崆不谛耳。”因援笔书之,初无遗失,唯两字不着。黄射虽知其才,犹嫌有所脱失,故遣往写之,还以校其所书,尺寸皆得,初无脱误,所疑两字,故如祢衡所遗字也。

  年轻的祢衡才思敏捷,下笔即成佳构。有胡政者死,祢衡为作板书吊之,“时当行在马上,驻马援笔,倚柱而作之”,顷刻而成。又曾于黄射大会宾客时,人有献鹦鹉,黄射举卮酒,邀祢衡为赋,“衡揽笔而作,文无加点,辞采甚丽”。

年轻的祢衡意气风发,恃才傲逸,狂放不羁。“见不如己者不与语”,“是时许都虽新建,尚饶人士”,而祢衡竟看不上任何人。有人对他说:“何不从陈长文、司马伯达游?”祢衡却说:“卿欲使我从屠沽儿辈吗!”竟然视陈群与司马朗为屠沽之流。又有人问:“当今许中,谁最可者?”衡曰:“大儿有孔文举,小儿有杨祖德。”只是对孔融和杨修略有称许。如此祢衡,放眼许都,竟无人可以依违,无处可以投刺,怀中策文上的字“遂至漫滅,竟无所诣”。

年轻的祢衡个性张扬,锋芒毕露,不知韬晦隐忍,逢迎附和,与世浮沉。对人往往“臧否过差”,“人皆以是憎之”,至于切齿。只有孔融高贵其才,不计较他的无礼与轻慢,多次上书向曹操推荐,而他却不齿曹操之为人,“疾恶之”,不但不愿与曹操相见,还“著布单衣練巾,手持三尺杖,坐大营门”,数骂曹***,既让推荐他的朋友孔融无颜,又让欲起用他的曹操难堪。曹操对孔融说:“祢衡小人无状乃尔,孤今杀之,无异鼠雀耳,顾此子有异才,远近闻之,孤今杀之,将谓孤不能容。”只是因为自己说过“求贤勿拘品行”,只是因担心天下人指责,曹操才放过了他。

高自期许的祢衡,四顾茫然,发出深长的叹息:谁可与游?在许都茫茫人海,他竟无所适从。他感到孤独和寂寞,无人可以相俦;他觉得污秽满眼,无处可以栖止;他觉得那里没有英雄,无人可堪相论天下;卓绝才华,满腹文章,无处可以施展与显扬。

狂傲不羁的祢衡,在许都不但没有交到朋友,获得机会,反而招来无数的怨恨,受其辱者,皆欲寻找机会报复他。而他,总能机智地化解刁难,让那些施辱者再次受辱。有一次,将南还荆州,装束临发,众人为祖道,设供帐于城南,他又珊珊迟到,于是众人自共相诫曰:“衡数不逊,今因其后到,以不起报之。”及祢衡来到,见众人皆坐不起,乃号咷大哭。众人问其故,乃曰:“行尸柩之间,能不悲乎?”众人的举动没有能够羞辱祢衡,却又再一次遭到祢衡的羞辱。曹操亦图欲辱之,乃令录为鼓吏。后至八月朝会,大阅试鼓节,鼓吏皆当脱其故衣,著新衣。次传衡,衡击鼓为《渔阳椮檛》,踏地来前,蹑馺卻足,容态不常,鼓声甚悲,音节殊妙。坐客莫不忼慨,知必为祢衡。祢衡演奏完鼓曲,不肯易衣,吏呵之曰:“鼓吏何独不易服?”衡便止,当武帝前,先脱裈,此脱余衣,裸身而立。徐徐乃著岑牟、次著单绞,后乃著裈,毕,复击鼓椮檛而去,颜色无怍。武帝笑谓四坐曰:“本欲辱衡,衡反辱孤。”曹操没能羞辱祢衡,也反被祢衡羞辱。

“京师贵游者”们容不下祢衡,“唯才是举”的曹操容不下祢衡,“尚饶士人”的许都容不下的祢衡,带着失望,祢衡回到了荆州,有人说是他自己回去的:“衡知众不悦,将南还荆州”,也有人说是曹操把他送回去的:“乃令骑以衡置马上,两骑扶送至南阳”。乘兴而来的祢衡,黯然而归。

来到荆州的祢衡,刘表“甚礼之”,又因与黄祖之子黄射善而至夏口,黄祖亦“嘉其才,每在坐,席有异宾,介使与衡谈”。但祢衡“恃才傲逸”的品性依然,“臧否过差”的言谈依然,“见不如己者不与语”的轻慢依然。因其“英才卓荦”,“宁我负人、毋人负我”的曹***放过了他,“天性险急”的刘表放过了他,但暴怒的黄祖没有放过他,当祢衡回答黄祖俳优饶言时,黄祖以为骂己,“大怒,令伍伯将出,欲杖之而骂不止,遂令绞杀”。黄射来救迟,凄怆流涕,无限悲痛与惋惜:“此有异才,曹操及刘荆州不杀,大人奈何杀之?” 

天才的祢衡被杀了,一个狂傲的身躯倒下了,一腔孤洁的鲜血染红天地,智慧的星空中,他如流星滑过,历史的长河,只留下一点晶莹的泪痕,犹如一声隐约的叹息:有谁还能如祢衡,敢于鄙睨世间的权威与庸碌?有谁还能如祢衡,生命的风帆高挂孤傲任性的旗语?

千年来,鹦鹉洲上,祢衡的坟头,总是芳草萋萋,迷濛烟雨中,仿佛又见那孤清的身影,江风吹拂,宛然又闻那不屈的吟哦。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