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渤海之滨桂花园

——面向大海 敞开心扉

 
 
 

日志

 
 

那些年 语文课本里的美食  

2017-01-14 10:02:23|  分类: 世事实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鸭蛋 —《端午的鸭蛋》

“鸭蛋的吃法,如袁子才所说,带壳切开,是一种,那是席间待客的办法。平常食用,一般都是敲破;‘空头’用筷子挖着吃。筷子头一扎下去,吱——红油就冒出来了。”

——汪曾祺《端午的鸭蛋》

最爱看汪曾祺先生写吃,不像蔡澜先生对食物的极端专注,汪曾祺写的都是风土和寻常,正是这样也使得汪曾祺先生笔下的食物更为活泼而画面感十足。由此也让我们知道了去高邮一定要吃咸鸭蛋。

 

茴香豆 —《孔乙己》

“孔乙己一到店,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孔乙己,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温两碗酒,要一碟茴香豆。’”

——鲁迅《孔乙己》

可能是天生的吃货体质吧,还记得当时看《孔乙己》馋茴香豆馋的不要不要的,要吃最地道的茴香豆,还得去绍兴。在绍兴,茴香豆原是四季皆宜的“过酒坯”,茴香豆表皮起皱呈青黄色,豆肉熟而不腐、软而不烂,咀嚼起来满口生津,五香馥郁,咸而透鲜,回味微甘。虽然绍兴鲁迅故居旁的咸亨酒店已不再是当年的咸亨酒店,但茴香豆还是当年的那种茴香豆啊。

 

罗汉豆 —《社戏》

“离平桥村还有一里模样,船行却慢了,摇船的都说很疲乏,因为太用力,而且许久没有东西吃。这回想出来的是桂生,说是罗汉豆正旺相,柴火又现成,我们可以偷一点来煮吃。大家都赞成,立刻近岸停了船;岸上的田里,乌油油的都是结实的罗汉豆。”

——鲁迅《社戏》

罗汉豆其实就是蚕豆啦,而关于蚕豆的吃法,中国人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在宁波、绍兴一带,流行将带壳的罗汉豆拿盐水煮开,这样的吃法最为原汁原味。

 

槐花饭 —《槐香五月》

“在洋槐开花的季节,只要哪位小朋友走进槐乡,他呀,准会被香气熏醉了,傻乎乎地卧在槐树下不想回家。好客的槐乡孩子就会把他拉到家中,请他美美地吃上一顿槐花饭。槐花饭是用大米拌槐花蒸的。吃咸的,浇上麻油、蒜泥、陈醋;吃甜的,撒上炒芝麻、拌上槐花蜜。”

——《槐香五月》

每年四五月份的时候,槐花香气四溢,在山西、河北的很多地方,人们喜欢拿槐花来蒸饭,这样蒸出来的槐花饭米香和花香互相渗透,极为美味。

 

荔枝蜜 —《荔枝蜜》

“吃鲜荔枝蜜,倒是时候。有人也许没听说这稀罕物儿吧?从化的荔枝树多得像汪洋大海,开花时节,那蜜蜂满野嘤嘤嗡嗡,忙得忘记早晚,有时还趁着月色采花酿蜜。荔枝蜜的特点是成色纯,养分多。住在温泉的人多半喜欢吃这种蜜,滋养精神。热心肠的同志为我也弄到两瓶。一开瓶子塞儿,就是那么一股甜香;调上半杯一喝,甜香里带着股清气,很有点鲜荔枝味儿。喝着这样的好蜜,你会觉得生活都是甜的呢。”

——杨朔《荔枝蜜》

荔枝蜜是中国南方地区生产的上等蜂蜜,颜色为琥珀色,芳香馥郁,带有浓烈的荔枝花香味,以广东的荔枝蜜尤甚。

 

牡蛎 —《我的叔叔于勒》

“我的父亲忽然看见两位先生在请两位打扮很漂亮的太太吃牡蛎。一个衣服褴褛的年老水手拿小刀撬开牡蛎,递给了两位先生,再由他们传给两位太太。他们的吃法也很文雅,一方精致的手帕托着蛎壳,把嘴稍稍向前伸着,免得弄脏了衣服;然后嘴很快地微微一动就把汁水喝了进去,蛎壳就扔在海里。”

——莫泊桑《我的叔叔于勒》

看书中的描述,牡蛎大概就是我们所说的生蚝了,关于生蚝的吃法,会吃的人认为生吃最为鲜美,在国内,广东的生蚝值得一试,在国外,以法国蚝最佳,它也是常滑入法国人喉咙里的尤物。法国蚝乃至欧洲蚝大多是秋冬季节最棒,因为这个时候的欧洲气候偏冷,在冷水中生长的蚝肉质更为肥美,于是也就有了欧洲那个只有以“R”结尾的月份适于吃生蚝的古老说法。

 

青稞面 —《倔强的小红军》

“ 不。你先走,我还要等我的同伴呢。”

陈赓同志无可奈何,从身上取出一小包青稞面,递给小红军,说:“你把它吃了。”

小红军把身上的干粮袋一拉,轻轻的拍了拍,说:“你看,鼓鼓的嘛。我比你还多呢。”陈赓同志终于被这个小红军说服了,只好爬上马背,朝前走去。

他骑在马上,心情老平静不下来,从刚才遇见的小红军,想起一连串的孩子。从上海、广州直到香港的码头上,跟他打过交道的那些穷孩子,一个个浮现在他眼前。

“不对,我受骗了!”陈赓同志突然喊了一声,立刻调转马头,狠踢了几下马肚子,向来的路奔跑起来,等他找到那个小红军,小红军已经倒在草地上了。”

——陈靖《倔强的小红军》

小时候西藏对我的吸引,除了奶茶,就是青稞面了,那时候一直觉得青稞面超级好吃,至少也是油泼菠菜面的级别。

 

荔枝 —《荔枝》

趁着她高兴的劲儿,我掏出荔枝:“妈!今儿我给您也买了好东西。”母亲一见荔枝,脸立刻沉了下来:“你财主了怎么着?这么贵的东西,你 ……”我打断母亲的话:“这么贵的东西,不兴咱们尝尝鲜!”母亲扑啼一声笑了,筋脉突兀的手不停地抚摸着荔枝,然后用小拇指甲盖划破荔枝皮,小心翼翼地剥开皮又不让皮掉下,手心托着荔枝,像是托着一只刚刚啄破蛋壳的小鸡。

——肖复兴《荔枝》

小时候的语文课本真的给我们安利过太多好吃的,我对荔枝情有独钟,就是因为那篇出现在小学课本里的《荔枝》 。

 

糖葫芦 —《万年牢》

我父亲是走街串巷卖糖葫芦的。他做的糖葫芦在天津非常有名。

父亲的糖葫芦做得好,用的都是最好的材料。早晨起来,父亲去市上买来红果、海棠、山药、红小豆等,先把这些东西洗干净。红果、海棠去了把儿和尾,有一点儿掉皮损伤的都要挑出来,选出上好的在阳光下晾晒。青丝、玫瑰也是要上等的。蘸糖葫芦必须用冰糖,绵白糖不行,蘸出来不亮。煮糖用铜锅,铁锅煮出的糖发黑。

——新凤霞《万年牢》

《万年牢》里的那个冰糖葫芦我记到现在,去天津就是为了吃一次糖葫芦。

 

花生 —《落花生》

父亲说:“你们爱吃花生吗?”

我们争着答应:“爱!”

“谁能把花生的好处说出来?”

姐姐说:“花生的味儿美。”

哥哥说:“花生可以榨油。”

我说:“花生的价钱便宜,谁都可以买来吃,都喜欢吃。这就是它的好处。”

父亲说:“花生的好处很多,有一样最可贵:它的果实埋在地里,不像桃子、石榴、苹果那样,把鲜红嫩绿的果实高高地挂在枝头上,使人一见就生爱慕之心。你们看它矮矮地长在地上,等到成熟了,也不能立刻分辨出来它有没有果实,必须挖起来才知道。”

——许地山《落花生》

花生又叫长生果,无论生吃还是熟吃都好吃,当时学完《落花生》之后,就特想吃花生米。

 

覆盆子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如果不怕刺,还可以摘到覆盆子,像小珊瑚珠攒成的小球,又酸又甜,色味都比桑葚要好得远。

——鲁迅《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那时候一直想知道覆盆子什么样子,有多好吃呢?桑葚已经很好吃了,居然还有比桑葚更好吃的。后来才知道,覆盆子就是山里的一种野果,长相和树莓类似,在江苏、浙江、安徽、福建、江西、广西等地的山里都很常见。

 

粽子 —《陈毅吃墨水》

他一边看,一边用笔摘录重要章节,到了吃饭的时候,亲戚几次来请他,他都舍不得把书放下。亲戚见他这样用功就不忍再打扰他了,就把糖和粽子给他端去。陈毅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书本和摘录上,粽子本来是蘸糖吃的,可他竟把粽子伸到书桌上的墨砚里蘸着墨汁往嘴里送,一连吃了两个粽子,竟然没有品出异味来。

——《陈毅吃墨水》

粽子就不陌生啦,每年的端午节都会吃,北方爱吃粽子蘸白糖,而在江浙一带多爱吃肉粽。

 

烤松鸡 —《大森林的主人》

“你照看火堆。我去打些野味来。”猎人说着,转到树背后就不见了。只听见树林里响了几枪。我还没捡到多少干柴,他已经回来了。几只松鸡挂在他腰上,摇摇晃晃的。

“我们做晚饭吧。”他说。他把火堆移到一边,用刀子在刚才烧火的地上挖了个洞。我把松鸡拔了毛,掏了内脏。猎人又找来几片大树叶,把松鸡裹好,放进洞里,盖上薄薄的一层土,然后在上面又烧起一堆火。

等我们把衣服烘干,松鸡也烧好了,扒开洞,就闻到一股香味。我们俩大吃起来,我觉得从来没吃过这么鲜美的东西。

——《大森林的主人》

想当年看到这儿,我真的快要饿昏过去了,根本就没有心思上课了。

 

烤鹅 —《卖火柴的小女孩》

亮光落在墙上,那儿忽然变得像薄纱那么透明,她可以一直看到屋里。桌上铺着雪白的台布,摆着精致的盘子和碗,肚子里填满了苹果和梅子的烤鹅正冒着香气。更妙的是这只鹅从盘子里跳下来,背上插着刀和叉,摇摇摆摆地在地板上走着,一直向这个穷苦的小女孩走来。这时候,火柴又灭了,她面前只有一堵又厚又冷的墙。

——安徒生《卖火柴的小女孩》

当时学习《卖火柴的小女孩》,觉得烤鹅简直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食物了。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