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渤海之滨桂花园

——面向大海 敞开心扉

 
 
 

日志

 
 

诗词里的“杨花” 千娇百态蕴思情  

2018-04-20 13:07:23|  分类: 饭后茶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龙吟

章楶

燕忙莺懒芳残,正堤上柳花飘坠。轻飞乱舞,点画青林,全无才思。闲趁游丝,静临深院,日长门闭。傍珠帘散漫,垂垂欲下,依前被风扶起。

兰帐玉人睡觉,怪春衣雪粘琼缀。秀床旋满,香球无数,才圆却碎。时见蜂儿,仰粘轻粉,鱼吞池水。望章台路杳,金鞍游荡,有盈盈泪。

忽焉在东、忽焉在西,体迅飞凫、飘忽若神;时而往上、时而向下,动无常则、进止难期。

章质夫笔下轻飞飘舞的杨柳之花,变得栩栩如生、形态万千、妩媚无比,有如洛水之神宓妃的美妙姿态,令人神往。

尤其是“傍珠帘散漫,垂垂欲下,依前被风扶起”可谓新颖别致、形神俱似,写尽此花妙处,赞其为绝唱实不为过。

连苏东坡也感叹:柳花词妙绝,使来者何以措词!他“本不敢继作”,但大才就是大才,还是挑战了一回。

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

苏轼

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抛家傍路,思量却是,无情有思。萦损柔肠,困酣娇眼,欲开还闭。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又还被、莺呼起。

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看似不起眼,看似无神韵,但在有心之人的眼中,杨花变得情思满满。

东坡别出心裁、另辟新境,化实为虚,避其形、寄以情,将“无情”之花意为“有思”之人,以空灵飞动的笔法写出了幽怨缠绵的世间离愁。

特别是由眼前的流水,想到思妇的泪水;由思妇的泪珠,带出纷纷杨花,虚实相间,妙趣横生,情中景、景中情颇见一般,令人欣然有悟,实乃情景交融的神来之笔。

兰陵王(柳)

周邦彦

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登临望故国,谁识京华倦客?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柔条过千尺。

闲寻旧踪迹,又酒趁哀弦,灯照离席。梨花榆火催寒食。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

凄恻,恨堆积!渐别浦萦回,津堠岑寂,斜阳冉冉春无极。念月榭携手,露桥闻笛。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

与苏轼写世间离愁的杨花词不同,大部分写杨花柳絮的诗词都带有自己深切的个人情感,尤其是有情人的离别情绪,更让人如有杨花柳絮飘风时般愁绪万千。

世人对周邦彦和李师师相好之才子佳人的凄美情事都是宁信其有的。

这不,终于得罪了宋徽宗,周词人京城是呆不下去了,只能在佳人置酒送别时写下这首词,道出恋恋不舍之情。且不说事之真假,先嘘嘘不已一番吧。

是啊,古老隋堤上,看过多少柳絮飞舞、寄托多少离情别绪。

尤其是“拂水飘绵”,把柳树依依惜别的情态描摹得生动无比,更加触动了离人的惆怅与悲凄。

人南渡(感皇恩)

贺铸

兰芷满汀洲,游丝横路。罗袜尘生步,迎顾。整鬟颦黛,脉脉两情难语。细风吹柳絮,人南渡。

回首旧游,山无重数。花底深朱户,何处?半黄梅子,向晚一帘疏雨。断魂分付与,春将去。

周邦彦与李师师至少还能相对饮酒、执手相别。贺梅子则经常是“目送芳尘去”,或相会而难语。

明明如凌波仙子轻盈而至,却来不及略诉衷肠,又已飘然南渡,只剩下漫天飞舞的杨花柳絮。

这让人情何以堪!至少,这比“一川烟草,满城风絮”的闲情要刻骨铭心得许多!

绝句

石愗

来时万缕弄轻黄,去日飞毬满路旁。

我比杨花更飘荡,杨花只是一春忙。

古时为求功名,或者说为遂平生之志,一个人一生远离故土、辗转仕途的不在少数,石愗就是其中一位。

他借杨花不能自主的随风飘落,抒发自己离别家园、往来仕途而生活不得安定的感慨,借景抒情、贴切感人。

尤其是“我比杨花更飘荡,杨花只是一春忙”,以杨花“一春忙”与我的“更飘荡”的对比,有力反衬了离情旅愁,更显出自身的无奈、情感的深沉,余味绵绵不尽。相较于周邦彦,石愗更为直接,更让人感叹。

溪桥晚兴

郑协

寂寞亭基野渡边,春流平岸草芊芊。

一川晚照人闲立,满袖杨花听杜鹃。

似想,杜鹃悲啼声中,满袖的杨花化作斑斑的离人泪,这是什么样的一种境地呀?

相比于个人的离愁,对家国的念想显得更为深沉凝重。

但宋末诗人郑协的表达形式却是举重若轻的:在行将落下的夕阳中,他久久伫立,或许是激情已失、或许是心境已静,只恁杨花牵惹情丝,只听鹃声献愁供恨。这形式上的“轻”,让人看似作者很“闲”,其实表达出的是对时局无可挽回、万般无奈的焦灼,这也就是“重”之所在。

清平乐(再次前韵)

周密

晚莺娇咽,庭户溶溶月。一树桃花飞茜雪。红豆相思暗结。

看看芳草平沙,游鞯犹未归家。自是萧郎飘荡,错教人恨杨花。

杨花有时很冤。自己受风而飘,飞舞之时被想像力丰富的诗家词人赋予“飘荡”、“轻薄”之性情,其实也是代人受过的。透过现象看本质,所思之人薄情的根本原因在于“萧郎自身飘荡”,与杨花何关?!

一语道破之时,伤情处也带有一种淡淡的痛快之意。相信别的痴情女子也会由此有所借鉴、醒悟了。

柳絮二阙

韩琦

其一

惯恼东风不定家,高楼长陌奈无涯。

一春情绪空缭乱,不是天生稳重花。

其二

絮雪纷纷不自持,乱愁萦困满春晖。

有时穿入花枝过,无限蜂儿作队飞。

飘飞杨花柳絮其实可以是快乐的、可爱的。

虽然总是被赋予太多的离愁别绪,但我们在睹物思情、愁情纷扰之际,亦可有别的心态,甚而是觉得其不乏可爱之处。

如你可以豁然开朗,明白柳絮“不是天生稳重花”,不用被飞舞的柳絮撩拨得心情烦乱;

你可以忍俊不禁:看有点狡猾的柳絮故意“穿入花枝过”,引得慕香爱色的蜜蜂以为是花儿便成队追逐,蜂儿、花儿同样无比的轻捷,同样无比的快乐,同样无比的可爱!

木兰花(乙卯吴兴寒食)

张先

龙头舴艋吴儿竞,笋柱秋千游女并。芳洲拾翠暮忘归,秀野踏青来不定。

行云去后遥山暝,已放笙歌池院静。中庭月色正清明,无数杨花过无影。

习惯了暖日和风中的杨花,习惯了烟雨朦胧里的柳絮,有没有想过清风皓月下的他们会是什么样的形态和情思呢?

年老的张先终于尝试了一次,在月下看杨花,无比平静地欣赏着杨花:安静的庭院,明月洒下清辉,微风拂来,点点杨花飞舞,在月光下飘过、穿院墙而出,忽然无影无踪了,只留下一份清净让人回味,别具一种朦胧之美,朦胧之中带着的应是无欲无求。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