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渤海之滨桂花园

——面向大海 敞开心扉

 
 
 

日志

 
 

古诗词中有阵阵清凉  

2018-07-18 11:22:45|  分类: 饭后茶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1

柳外轻雷池上雨,雨声滴碎荷声。

小楼西角断虹明。

阑干倚处,待得月华生。

燕子飞来窥画栋,玉钩垂下帘旌。

凉波不动簟纹平。

水精双枕,傍有堕钗横。

——《临江仙·柳外轻雷池上雨》欧阳修

关于这首词,还有个略有些八卦的小故事。

欧阳修能成为后来大名鼎鼎的欧阳修,首先要感谢两个人。一位叫胥偃。欧阳修两次落榜时,胥偃保举他就试国子监,后来才取得佳绩。另一位叫钱惟演。钱惟演是“西昆体”的骨干诗人,所以对有文采的后生青睐有加。钱惟演晚年时为西京(洛阳)留守,刚巧,欧阳修入仕后就被派到他的手下做幕僚。

这位钱大人对欧阳修喜欢得不得了。喜欢到什么程度呢?据说他甚至不给欧阳修分配工作,供着欧阳修游山玩水,寻找灵感,来搞文学创作。

这一次,欧阳修结识了一位颇有才情和姿色的歌女,两人相亲相好,甜蜜且腻歪。有一次他们俩约会时,刚好赶上钱惟演宴饮,欧阳修迟迟不到,几个朋友都有些不耐烦。过了一阵子,两人来了,朋友不好说欧阳修什么,便只好责问歌女为什么来迟。歌女说夏日午睡,醒来发现头上的金钗不见了,找了许久也没找到,这才来迟。钱惟演说,如果现在欧阳修能当场填词一阙,我就赔你一个金钗。欧阳修知道这也是钱惟演在警告自己,于是填了这首词当作惩罚。

柳外轻雷,雨打池荷。听,在爱情浓稠时,雷声也变得很轻。在小楼上,我们并肩倚靠,看着西角的彩虹,等着即将升起的明月。燕子在梁间探头探脑,我们只好放下窗帘,床上竹席平整,床头水晶双枕冰凉,她的金钗从发上落下,就落在枕头的边上。

我只能说这是一首虐狗词。欧阳修的夏日为何清凉,想来已经不用我说了,除了竹席水晶枕,人家旁边还有冰肌玉骨呢,能不清凉吗?单身狗们,如果你觉得热,请自觉去寻找爱情。

02

绿叶阴浓,遍池亭水阁,偏趁凉多。

海榴初绽,朵朵簇红罗。

乳燕雏莺弄语,有高柳鸣蝉相和。

骤雨过,似琼珠乱撒,打遍新荷。

人生百年有几,念良辰美景,休放虚过。

穷通前定,何用苦张罗。

命友邀宾玩赏,对芳樽,浅酌低歌。

且酩酊,从教二轮,来往如梭。

——《骤雨打新荷·绿叶阴浓》元好问

就算你不熟悉元好问,那你也一定知道那句词——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甄嬛传》里玉娆说元好问的好词唯此一阙了。纵使元好问的好词唯《摸鱼儿》一阙又何妨呢?他还有他的散曲。

元好问出生时,大宋王朝并没有灭亡,但因为他生在北方,所以属金国人。汉人生活在金国,日子就显得没那么好过,不过元好问以他的才华为自己争取到很多安宁。可是,金国最终也没有站稳脚跟,凶悍的蒙古国打来了。金国灭亡后,元好问跟一批金国官员一起被俘,压往山东看管了起来。虽然没有铁窗牢笼,但是那几年,他的生命是不自由的,于是就有了这首曲。

曲子的上阙写了很美的夏景。纵使是夏日里,绿树的浓阴下,池塘的阁楼中,也还是凉爽惬意。石榴花初放,朵朵艳丽。汝燕雏莺的呢喃和高柳上的蝉鸣,交相附和。骤雨说来就来,似一颗颗珍珠散落,敲打着新荷。

可是在这样的美景里,元好问确是忧伤心情。人生短短数载,要懂得及时行乐。今生的命运早已在前世定夺,用心良苦也无济于事。不如与好友一起浅酌低歌,喝到酩酊大醉,连日月穿梭也忘了。

元好问的凉,有池上阁楼的清凉,也有人生困顿的凄凉。前一种,我们可以去试试,后一种,还是算了吧。

03

山光忽西落,池月渐东上。

散发乘夕凉,开轩卧闲敞。

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

欲取鸣琴弹,恨无知音赏。

感此怀故人,中宵劳梦想。

——《夏日南亭怀辛大》孟浩然

我私以为,孟浩然是个把朋友放到第一位的人。比如那一年,湖北来了一位大人物,叫韩朝宗。李白说“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说的便是他。韩大人很欣赏孟浩然的才华,觉得这样的才情要隐没在青山流水当中太可惜了,便决定要带孟浩然入京,向朝廷举荐他。

不巧的是,他与韩大人约定出行的那天,刚好有几位故人来访。孟浩然很好客,有朋自远方来,怎能怠慢?于是剧饮欢甚。席间,有人提醒他与韩大人的约定,可孟浩然却不以为意地说:“业已饮,遑恤他!”酒已经喝上了,哪有空闲去理会那些呢?韩大人听闻甚怒,拂袖而去。许久之后,有人问孟浩然当初这样做后不后悔,孟浩然摇头,微笑。

再比如公元740年,五十一岁的孟浩然背上长了毒疮。我们都知道,得了这类的疾病,要在饮食上控制,烟酒辛辣都碰不得。可是正巧王昌龄来孟浩然家做客,为了好好招待老友,孟浩然忘了医嘱,结果王昌龄走后他病情加剧,不久后逝世。

这一次,孟浩然发现了一个夏日里的好去处——南亭。日落西山,月升东池,披散开头发,推开窗门悠闲地躺着,尽情享受傍晚的清凉。晚风送来荷花的香气,竹叶上露水滑落,叮咚作响。这样惬意的时光里,如果老友在身旁,我定要抚琴一曲,可惜啊,我与他相去甚远,只能在夜晚的梦里与他相聚。

如果你以为我要谈友情与凉意,那么你错了,我想说在这首诗里孟浩然教给我们纳凉的正确姿势:披头散发+葛优躺。或许只有这样,才能捕捉到盛夏隐含的凉爽。

04

乳燕飞华屋。悄无人、桐阴转午,晚凉新浴。手弄生绡白团扇,扇手一时似玉。渐困倚、孤眠清熟。帘外谁来推绣户,枉教人、梦断瑶台曲。又却是,风敲竹。

石榴半吐红巾蹙。待浮花、浪蕊都尽,伴君幽独。秾艳一枝细看取,芳心千重似束。又恐被、秋风惊绿。若待得君来向此,花前对酒不忍触。共粉泪,两簌簌。

——《贺新郎·夏景》苏轼

苏轼固然有他“大江东去”豪放的一面,但是苏轼写起美人来,也不输婉约派的任何一位词人。

是否燕子也偏好美人?不然美人的屋檐下为什么总会有一只新燕栖落呢?静悄悄的院落里,梧桐的树荫也转过了正午。傍晚的凉意围绕着刚出浴的美人。她手拿团扇,扇与手都似白玉凝脂。困倦袭来,她斜倚着进入了梦乡。忽然,有人来推她的门,生生地把她从瑶台好梦中惊醒。走到门边来看,原来无人,是晚风敲响了竹子。

半开的石榴花好似褶皱的红巾。等轻浮的春花凋谢殆尽,只有它陪伴在美人左右。细看这石榴花,千层花瓣也像美人心事重重,怕秋风惊起,吹得只剩一树惨绿。来日美人再来花前饮酒,不忍触碰,只有粉泪与残花簌簌落下。

晚风敲竹,净水新浴,团扇纤手,想想这画面,倒是有些凉快。

05

柳庭风静人眠昼,昼眠人静风庭柳。

香汗薄衫凉,凉衫薄汗香。

手红冰碗藕,藕碗冰红手。

郎笑藕丝长,长丝藕笑郎。

——《菩萨蛮·回文夏闺怨》苏轼

是时候祭出苏轼这记绝杀了。

院落无风,垂柳阴凉,在这个宁静的夏日,闺人昼寝。闺人昼寝,这个夏日显得格外安静,这时,微风泛起,柳枝荡漾。薄汗与薄衫相得益彰。若是大汗淋漓,便不美也不凉;若是厚衣臃肿,又不能尽显美态。红润的手捧着冰水莲藕,碗里的冰水把玉手冰的通红。尾句最耐人寻味。“藕”即是“偶”,“丝”即是“思”,郎那不合时宜的笑又恰巧对应上题目中的“怨”。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